流年石头丁香散文

文章来源:洮南文学网  |  2019-10-14

知道丁香,是在很迟才“路过”的戴望舒的《雨巷》;认识丁香,更迟,实际是在去年同样的这个暮春时节。其时,工厂有一项特别重要的国家级工程,时间紧,任务重,工艺繁杂,重大,眼看不能按时完成了,老板焦心如焚,就矮子里面拔将军,非急调我上场。从办公大楼到工厂的时候,路旁的花树,红黄如炽,青翠娇人,间或闻得一袭、一袭淡淡的沁人心脾的清香。这是什么味道?突然涌出的奇怪,仿佛点化我的神秘禅意,刹那间,我激荡纷杂的思绪平静如水,步履沉稳如石。

没几天,曾在南方上过大学的妻子偶然路过公司,看见一簇又一簇袅袅开着的淡紫的花树,惊讶地叫,你们单位有这么多丁香?!

什么,这就是丁香?这就是穿着一身碎紫花裙如同郁结了一肚子心思的丁香?!

公司院里其实早就种下很多女人般娉婷的花树了。惯于跟石头打交道的我,早就磨粗磨野了心思,平时大男人样根本不屑谈论什么琐琐碎碎的花花草草;偶尔提及,也不会刨根问底,最多一句“那树的花好看”。因而一直疏于上心辨别她们的娇弱扶风的形态和时尚的芳名。如丁香。多少年来,她们一直就孤寂茫然地开在我的心外。在公司其他员工的视线里大概更是若有若无。也许,对于喜欢写作却不解风情的我,丁香她一定积攒了太多的幽怨吧。

但这都无关紧要。要紧的是我身上的重担。任务。必须想方设法督促员工加班加点,全力赶超,保证按时保质保量完成。

这时,如同突然邂逅的丁香,我才认识了他。

他叫山河。七零后。名字富含阔大,以及壮美的意思。但我疑心他最初是不是叫山禾,或三河,像每一个山村随意长出的孩子一样,应该一览无余地显露出普适,通俗,甚至野意才对。他是全国著名石雕之乡的燕赵曲阳人,打小从师学艺雕刻狮兽、人物、花卉等,浮雕,镂雕,透雕,每一种工艺都仿佛必须融进大自然的精魄,显现出动人的逼真,及特有风格。长时间在石头上塑造不朽的生命,我觉得,雕刻把他也塑造成一个心中有景心中有花心中有美的石头汉子。难怪一看到棱角分明黑黝黝的他,石头粉雾涂抹的灰涩脏污,都掩饰不住他脸上绽放的略显羞涩的笑容。

他,带领一班人,就负责工程大量石材的工艺雕花。花岗石,深雕,牡丹花,莲花,如意缠枝花纹,五角星,立体感,对接……他手头堆积的大量费工费时的雕花成了我心头郁结的丁香。从工程总包到老板再到我,每个人都睁着一双双焦灼的眼睛,紧紧盯着他手中的雕具,生怕他停下来,误了工。

六点?不,太阳一出来五点就上班。

下班?六点?不,这时正不冷不热,干活舒服些,说什么也得把要发的货多赶些出来,我们实在受不动再下班。

吃饭?将就吧,刀削面,方便面,火腿肠,鸡蛋,啥简单便捷便宜吃点啥。我们工人出来是为了挣钱的,不能讲究,也不敢讲究。

看着他和他们高强度长时间的重体力劳作,我转来转去转得都身疲力乏有些眩晕,不知他们在尘雾弥漫的恶劣环境中是如何咬着牙坚持完每个漫长工作日的。

每天早晚都在加班。

突然,一个工人抱着一只脚跌坐在那里。我赶快跑去,只见他灰黑的皮鞋已经切开了一道齐刷刷的口子,露出钝裂的鲜红的血肉。一定是切割机锯切到操作工自己脚上了。壮汉脸灰楚楚的,一声不吭看着伤口,谁也不看。其他人陆续过来看了一眼,大概觉得无大碍,就各自若无其事地加紧做自己手中的活儿。我问山河要不要送市里医院,山河苦笑着摇摇头说,我们这些人皮实着呢,这种小伤经常。他一哈腰,背起伤者就跑出工厂到附近诊所做简单的包扎。

返回来我劝山河,不要太劳累。实在干不动就叫工人歇息一会儿。免得……也许我本来真诚的话里别人听出一丝假惺惺的成份,山河憨憨地再笑,没事,没事,就把强忍的疲倦和无奈,深深地掩饰在干巴巴的笑容里。

那天,我踏着山河他们由灰白石粉扑出的疲沓的脚印走出工厂,脚下似乎有些轻轻点点的微小凸起,发出扑、扑的无力的叹息。我奇怪地低头仔细瞅,原来是衰败的落英。抬头看,原来路旁两围的一树树丁香花已经憔悴成了一个个干瘪的老人,似乎有些像前面一个个佝偻着身形的山河他们的影子。我想喊住山河,跟他说句什么,恰巧山河也回头,看见我,咧开嘴,露出白牙,又跟我憨憨的也似乎有些歉意的笑。

我心里忍着强烈的同情,默默地说,山河,再坚持三两天吧,工程就要完工了……

春天就同那些迷人的丁香花儿一样,一眨眼就被岁月抢跑,杳无音讯了。工厂里的员工似乎只过两个季节,一个紧张生产的季节,一个无聊的不生产的季节。

在工程最紧张的时候,我跌在椅子上都能够呼呼睡着。相反工程按时完工了,原想大睡三天,可一躺到床上,满脑子都在不停地播放工厂各工种繁忙加工的连续场景,偏偏失眠。

任务,接踵而来。只是,任务都是小单子,也没有雕花。不十分紧张。我松了一口气。

没有雕花,山河他们就只能离开,提着工具转场到别的地方。就像花汛一样,流动着,找花开的地方,继续绽放他们精心开出的人生。

临走,我问浓眉大眼焕然一新的山河,不回家看看?山河开着心说,该回去!到现在大概有两个多月没回过家了。得回去几天,儿子早就在中念叨说想我了!

看着山河的高兴劲儿,我也特别高兴,似乎我就是那个员工讨厌的周扒皮,欠他的什么终于能够给以一点补偿。

工厂在烈日炎炎的时节,还是不隔一段时间就叫山河从浑源、侯马、长治等地急驰而来,做几块重要工程的雕花样品。工厂承揽国家重点工程的石材加工,始于2006年的北京国家大剧院。跟游走在各地擅于雕刻的山河的合作大约也是从那时就逐步开始了。设计在图纸上的图案总与实际雕刻成的三维立体效果有着云壤之别。图纸仅相当于大致轮廓,落实到具体加工,往往与图案设计者预想有了不小的视觉偏差。但山河就仿佛一座理论能够联系实际的桥梁,他总有着比较轻巧相对完美的衔接、过渡和协调的思路和办法。但雕花图案修来变去难以确定,这就使我们不得不经常对山河也召之即来,挥之即去。

三伏天尾巴的那个太阳白花花的下午,做完雕花样品,山河踯躅到我的跟前,欲言又止。我叫他到办公室坐,想听他准备说些什么,谁知他坐在椅子上吱吱唔唔了半天,埋着头抽了两支烟,只说,没别的事,他要返阳泉工地了。我狐疑地看着山河,不知他晒得黑紫石头样的外表下,犹如春天憋得发紫的丁香的花蕾,藏着什么样隐晦的心事。只好安慰他,去吧,多保重,多注意身体。没事的时候,就常回家看看。

但山河的眼眶刹那涌出一圈荡漾着的水波。他深深地注视着我,嘴蠕蠕地想动,可还是诺诺地说,哦,那边……没有这里忙。

我看着他走在工厂到办公楼的夹道树下,奇怪的是,那么多的树,我竟然又辨别不出那一棵是丁香。

秋高气爽的时候,重点工程任务又紧急下达,大量雕花。我通知山河,带些人,赶快来。山河这次来,送给我一尊汉白玉大肚弥勒佛。我想拒绝他的“贿赂”,但他告诉我这是他一位本家哥工艺厂生产的人造模压石像,非天然汉白玉雕刻,成本有限,想借助我在当地艺术界的一点影响,能够打开些销路。这我就无话可说,只好答应帮忙,只好接受。

但他同时一直盯着我办公桌上摆着闲暇时看几眼的《易经》,最后突然有些腼腆地提出,能不能帮他看看。

看看?

我顿时醒悟,他想算命。《易经》是古代文人科举入世的敲门砖,也能以算卦的形式成为他们落魄时糊口的救命稻草。《易经》是算命的吗,能算命吗,即使《易经》真的能,我也没有那高深莫测未卜先知的道行或水平,怕误人害人。就算曾经为验证什么,我这瞎猫逮住几个“死耗子”,可能人们私下传说我怎么怎么,但我知道自己到底有几斤几两。谁敢拿一个人的人生开玩笑。于是就推辞说,我那只是消遣,偶尔读读,想学点古典文化知识,不会看什么也看不了什么的。山河的脸上有些僵硬的羞怩,就像丁香花蕾浓郁的紫。他迟疑地看看我,慢慢退出去了。

工程进行得按部就班紧张有序。

但是我发现,山河的脸色越来越黑戚戚的,干巴巴像失去了水份的旧抹布。别说干活没精打采,经常一个人坐在石头雕件上发呆,抽闷烟,就是走路也跌跌荡荡,仿佛一个衣服架子,大约一股风随时就能把他刮跑。我觉得山河心事太重了,完全不在工作状态。跟石头铁器打交道,这样子可不行,弄不好就可能出什么意外。我得叫他谈谈。

山河浓重划一的眉毛挤成八字。勉强拖着脚步来了。他好像突然发现我盯着他似的,就努力提起枯干得发白的上嘴唇,显现出惯有的憨憨的笑。可这笑比哭都令人难受了。

山河也盯着我,憋了一会儿才诺诺地说,其实已经在作业现场晕倒过两次了。他也知道这样子的确不行。但他没办法,他吞吞吐吐地说,他离……离婚了。并再次请我给他看看,他想好好看看。

离婚?这社会男女人离婚太稀松平常了。三年之期,七年之痒什么的,大约没几年就是婚姻的一道坎儿。喜新厌旧,第三者插足,物欲诱惑,情欲满足等等等等,有条件的离婚,很多人没有条件创造条件也离婚。似乎整个社会的婚姻都染上了一种近乎花柳病那样的隐疾。但一个大男人,既然已经离了婚,何必抽了脊梁似的怂成这样!莫非是他叫女人甩了?不过,甩了也就甩了,他山河能挣来大钱,何愁没有哪个大姑娘跟他。这还有什么看头!

但山河随后解释,这是他二婚,她也是新婚男人车祸后的二婚。他们相差九岁,她才二十六。他们共同育有一个儿子。本来,他们生活的很好,包括夫妻生活。可前不久回家的一个偶然,他突然在电脑上发现了她跟另一个男人的惊人秘密。这是她的初恋情人。经不住甜言蜜语肆意挑逗的诱惑,也耐不住山河时常离家的寂寞无聊,一时鬼迷心窍,她就跟他去了宾馆……一回,她发誓说,就那一回!但山河感觉她完全背叛了他,给他本来灿烂光鲜的脸上不仅恶狠狠地抹了恶臭的狗屎,更严重的是,那顶绿帽子沉重得更叫他不能走到村里的任何街道上,看到哪怕是老人小孩有意无意贬损轻蔑的目光。于是,婚姻脆弱得就剩下一个字,离。任凭她哭哭啼啼咒恨那个害了她的男人,甚至产生一系列不堪的自虐行为,都不能消解山河那颗滴着血泪的冷灰近死的心。

“我一年给她挣三十万呐,什么都随她,迁就她,她怎么竟然还这么……贱!贱呐!”他痛苦地低低吼叫,截然就是他曾经雕刻的石头狮子。

宁拆一座庙,不破一桩婚。我看出山河他们这样痛悔不舍的结局,更多的,是因为那张曾经自信满满容光焕发的,面子。女人的一次极不理智极不光彩的轻率失足,就让男人的他的面子彻底残破无肤,没法见人了吗?容忍,克制,体贴,真心的爱,才是婚姻延续不竭的综合润滑剂。于是,我只能掏出那三枚很少用的乾隆制钱,借助卦象,劝山河多理解多宽容。他们应该都是好人,都是能忏悔能觉悟的平凡的好人。每个人都有过失的时候,但都应有一个悔改的机会和过程。他们俩口,如果还是俩口,在一起生活的话,相互信任,真心相爱,应该还是很幸福的。我看得出来他对她曾经的亲爱、依恋、以及甜蜜和缠绵。再说了,那个他们精血的三岁的无辜的孩子,因此,将永远结上无法排解的心疤,难道他的爷爷奶奶就能完全替代他的生身父母吗?婚姻其实更多的是一种忍,忍让,忍受,忍耐。哪怕他(她)的好,哪怕他(她)的不好,在漫长的生活中,都必须经历岁月无趣耐烦的不断熬煎。作为家庭中的男人,必须有足够的天空般的胸怀,看得开,放得下,方撑得起这一片天!

山河听到我真诚的劝解和希望的鼓动,热泪奔涌。他紧紧握住我的手,重重点点头,你是我的大哥,你真是我的大哥!

是的,我是他的大哥,我岁数比他整整大一轮。

丁香叶飘落的时候,工厂周围那些杨树,榆树,山桃树,火炬树,以及玫瑰、迎春花等灌木都开始脱去华丽拖曳的衣裳,似乎裸奔着要急追那些越来越宝贵越来越和煦的阳光。只有松树柏树操着手冷着脸静静地站在那里。工厂的又一项重要工程按时完工了。

山河打发走他的同乡工友,他却暂时不想走。他说他想在宿舍多呆些日子。他逃避家乡。而他没几天又专门找我说,她要追来这里。不叫她来,但她已经固执地追到来工厂的路上了。山河想叫我到时候替他把把关,看看她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我明白山河的意思了,他已经把我当成一个会算卦的贴心“知己”,他实际是想弄清楚她是否就先天心性轻浮 ,不能守家。我是读过曾国藩的《冰鉴》,也看过《一掌经》、《麻衣相》之类古籍。但说实话,其中很多,对我来说是莫名的疑惑和不解,犹如那些高深不传的秘笈,我哪能给人看出这种玄而又玄“道可道非常道”的天机,最多不过是几十年社会经验的积累,归纳并印证了书上某个说法。可我还是应承下来。既出于帮助打工兄弟解脱心理困境,也更想见识见识这个放言“如果(山河)另娶,就将撞死在他们的婚堂”的烈性女子,到底是个咋样长相的奇人。

共 6 48 字 2 页 转到页 【编者按】文章以石头与丁香为线索串起了一个人的情感故事。山河,来自于石雕之乡,擅长在石头上塑造不朽的生命,他不辞辛苦领着一班人马进行着工艺雕花,强忍疲倦赶进度,但家有娇妻幼子的呼唤,忙,他依然很开心。妻子的出轨,让他萎靡颓废,“我”的劝说,难以抚平其心灵的创伤,有了心思的他不再精神抖擞,最终,妻子的忏悔自虐也拉不回他死去的心,他离了婚。文章以寒暑迁移的时间为顺序,讲述了一个男人和女人春夏秋冬轮回中情感走过的坎坷,石头样的山河,宁折不弯,难以容忍妻子的出错,也苦了自己,也苦了孩子和父母;他的妻子,犯了错后,再怎样请求原谅也挽不回自己的婚姻。戴望舒诗中的姑娘,结着满腹的愁怨;而丁香本身的花语则是:受到这种花祝福而生的人,受天神所祝福,有光辉的人生。文章将石头与丁香两种迥然不同的事物交融到一起,通过男子山河的情感波折揭示着婚姻甚至人生的真谛:宽容大度,互敬互谅,活好自己,活好当下,这是对自己负责,也是对亲人和社会的真正负责。文章人物的性情刻画真实生动,触动人心,第一人称的运用,更具有带入感,让读者的心也为主人公的苦痛纠结,难过。耐人品味的文章,发人深思,倾情荐阅!【:风逝】【江山部·精品推荐 】

1楼文友: 15:55:02 钢硬的石头,娇柔的丁香,怎样才可以融合成婚姻里的一道和谐的风景?文中的故事值得深思。 心有多大,舞台就有多大。

2楼文友: 06:02:52 谢谢风逝老师精彩点评!本文曾发《牧野》。

楼文友: 10: :59 品文品人、倾听倾诉,流动的日子多一丝牵挂和思念;

灵魂对晤、以心悟心,逝水的时光变得更丰盈和饱满。

善待别人的文字,用心品读,认真品评,是品格和品位的彰显!

我们用真诚和温暖编织起快乐、舒心、优雅、美丽的流年!

恭喜,您的美文由 逝水流年 文学社团精华典藏!

感谢您赐稿流年,祝创作愉快 ! 爱,是人世间最美好的相逢,用文字找寻红尘中相同的灵魂。

维生素D滴剂的作用

青岛双鲸药业维生素D滴液多少钱

悦而维生素D3滴剂

宝宝感冒症状有哪些
灯盏花制剂管用吗
什么原因引起腹胀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