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韵散文我的知青时代

文章来源:洮南文学网  |  2019-10-17

一九六八年十一月三日,天灰蒙蒙的,入冬以来是最冷的一天,凛冽的西北风夹杂着雪花砸在脸上如同刀割一般。这一天全市欢送知识青年到农村去,接受贫下中农再教育。口号是:“农村是一个广阔的天地,在那里是大有作为的。”当时正是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后期,青年学生凭借一股子狂热劲头,高呼着“到最艰苦的地方去、到最需要的地方去!”义无反顾地奔向了那里并不需要的地方去了。

东方的天空刚刚泛白,根本就不知道生活的学生就被塞进了老式解放汽车,高举着红旗,唱着《毛主席语录》歌曲被发配去了本不属于他们的地方。当抛弃在这北大荒了的一瞬间,才感觉到心里有点酸酸的。我们哪知道啊,有一种被骗、被逼迫的感觉。我们高高兴兴的被抛弃在荒野之中。早上的一碗稀粥经过一天的颠簸早已消失殆尽,在哪饥寒交迫的年月,每位同学的家境都很窘迫。

记得我在插队之前软磨硬泡,母亲省下全家一天的口粮给我买了一条线裤,那是我一生中穿上的第一条线裤,线衣就别想了,只能穿着光腚子棉袄,扎着一根绳子抵御风寒。老式解放车扔下我们很快就开走了。望着远去的汽车,留下深深的印迹,心里空牢牢的开始听到有的同学在哭泣。十一月份,已经很冷了,灰灰蒙蒙的天气,下着小清雪,凛冽的寒风冻得同学们都瑟瑟发抖。

我们户一共是十五位同学,七女八男,组成了一个家庭,我被选为户长,自然就是户主。公社知青办早已给我们户分好了该去的地,在带队老师处我知道,我们集体户被分到了梁家粉坊生产大队第七生产小队。随着时间的推移,看到别的班级同学被所分到的生产队的大车接走了,只剩下我们孤零零的,站在寒风中。不知道什么原因,接我们的大车还没有到,同学们不免有些急躁起来。

“啥意思,不欢迎是咋的,毛主席的话都不敢听,是不是黑五类分子在掌权呢,”造反派“精神”在脑海之中扎下根了。我是户长了,谁急我都不能急,应该有当家人的气势。我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不断的安慰着同学。其实我也很急,眼瞅着天就要黑了,我们要去的地方究竟是啥样一点都不知道,一切都是未知数。只能在心里不断的描画着:一定是宽宽的房子,大大的院子,炕早已烧得热热乎乎的了。

或许还没有真正的集体户,但有一点可以肯定,不会让我们睡露天地吧,我们是毛主席的红卫兵,就是要到最艰苦的地方,到最需要的地方磨练我们斗志。想到这来了精神,指挥同学们唱起了毛主席诗词歌曲《下定决心,不怕牺牲,排除万难,去争取胜利》一首歌还没唱完,就听到院子外面有马蹄的声音。

负责安排我们的公社武装部李振宇部长对着院子外面吼起来了:“由书记,你们大队是咋搞的,咋才到,就剩你们了,太不像话了”。

循着声音我们看到四匹马拉着的车赶进了院子。真是马瘦毛长,四匹马就没有一匹像样的马,瘦骨嶙峋。四匹马一点精神都没有,也许是着急跑的,四匹马都出透了汗,呼呼直喘着粗气。那时我们还什么都不懂,哪是辕马、哪是里套、那是外套,只知道四匹马拉着大车。赶车的老板子年龄并不大,提着鞭子贴在车辕子边上一溜小跑,车后边跟着一个人,看样子能有三十左右岁,抄着袖,穿着一身农村人常穿黑色的棉袄棉裤。大概这就是刚才李部长喊的“由书记”,可是咋看都不像呢,不管像不像都是来接我们的。

“这是咱们梁家粉坊大队的副书记由电林同志”李部长向我介绍着,同时也是介绍给同学们的。指着我向由副书记介绍说:“这是我们集体户的户长”。由副书记伸出手和我们每位同学都握过之后,指挥着我们装车。同学们七手八脚把行李仍上了车。其实行李都很简单,一双被褥,一个脸盆,里面有牙具毛巾,别无他物了。没有多耽搁,大车赶出了公社大院,奔向了乡间小道。

虽然冻了一天,肚子里早就没事了的我们卷缩着身子。早已没有男生女生的界限,拥挤在了一起,相互用身体的热量为对方取暖。厚厚的棉帽子把整个脸遮挡着严严实实。实在是太冷了,也许是哈气的缘故,眼毛上都结上厚厚的白霜。前几天刚下过了一场雪,乡间小路疙疙瘩瘩很难找出一段平展的路来。

同学们坐在车上经常被颠起老高,又重重地砸在车板上。也许是新鲜,同学们仍然兴趣盈然,不断地打听着未来的生活。赶车的老板子是一个非常健谈的小伙子,大不了我们几岁,自我介绍说他叫 ,今年二十五了,已经给生产队赶了八年大车了。这次来接知识青年是生产队特意挑他来的,自豪的表情贴在了脸上。并告诉我们,大车来晚了是为给我们腾房子耽误了,看到我们没有任何表示什么开始一个劲的向我们道歉:“对不起,对不起了,是因我提前没得到通知。”他那憨憨的样子逗得同学们哈哈大笑,同学们的笑声使气氛活跃起来了。年轻的小老板还想说什么,坐在大车后檐子上的由副书记使劲的咳了一声,到嘴边的话小老板生生的咽了下去。活跃的气氛一下子就熄灭了,一路上再没听到笑声。大队由副书记让车老板子把车赶进了村东头仍然还亮着灯的一户人家。

也许是大车惊动了屋子里的人,打开的房门时,一股气浪夺门而出,这么晚了还在烧火做饭。从热气滚滚中钻出一个人来,穿着与由书记一样的黑色的大棉袄二棉裤,脚上一双家做的棉鞋。双手在胸前的围裙上使劲的搓着,生怕不干净似的,嘴里不停着说着:“可盼来了、可盼来了。”

我们知道是到了目的地了,我第一个从大车上蹦了下来,惊愕的望着眼前的这个人,有些不知所措。由副书记赶紧走了两步指着眼前的这个人对我(也是对我们所有的人)说:“这是你们生产队的政治队长姚振海同志,今后就是你们集体户的老贫农代表,你们以后有什么事就跟姚队长说吧,”

“啥队长不队长的,你们就叫我老姚吧。”当面我们都叫他姚队长,背后我们真的都叫他老姚。

“老贫农代表”的含义集体户同学都非常清楚的,今后就是我们的领导了,是我们这个集体户的名誉户长。借着从门缝里漏出的一丝灯光,细细打量着眼前的老姚,无短的身材,车轴汉子,最多一米六的个头,国字形的脸,镶着一双小眼睛,鼻子有点向左偏,一看就知道是挺有心计的人,慈眉善目还不算烦人的那种人。

“快进屋吧,都冻坏了吧,炕上热乎。”老姚招呼着我们。老姚有个绰号叫姚歪鼻子。当然我们不好意思叫了,也可能熟悉了也会叫的。

我们十五个人一顺溜的都进了屋,外屋地(南方叫堂屋)的两口大锅都冒着热气,在热气中我闻到了高粱米饭的香味,纯的高粱米饭对于饥饿的年代,以代食品为主粮的城里也是奢嗜品了。颠簸一天了,况且早上出来时就没吃饱的我,早已是饥肠挂肚了。

由书记突然在后面叫了我一声,告诉我出来几个人把女生的行李先搬进屋,原来老姚早就把他家西屋腾出来了,暂时作为女生宿舍。老姚为了给我们腾房还真的费了一番心思,为了把西屋给我们腾出来,东屋现搭的北炕,四个姑娘都撵到北炕住了,老姚和媳妇带着三岁大的儿子睡南炕。过去不懂得什么计划生育,别看老姚年龄不大可是孩子去不少,生了四个丫头仍然大有不达母的誓不罢休的革命精神,老天不负有心人,第五个终于如愿以偿了,生了一个儿子。大姑娘叫月凤,和我们这些知青的年龄差不多,大大的眼睛,像一汪水似的,不笑不说话。白白的脸膛,配上一张自然红润的嘴唇真的很受看。一条蓝色的裤子配上一件蓝底白花上衣,还挺得体的。偏僻的北大荒还能有这么美的人,可惜那时我们年龄小,不懂得欣赏。可能是在生产队里是妇女队长,见识得多了,一点也不腼腆。很快就跟女生混熟了,忙里忙外的帮着搬运着行李,当然我们自己的事也不能看着,都去帮助女同学把行李搬进屋。我们第二次返回屋的时候东西屋里各放了一张饭桌子,土豆炖白菜,高粱米豆饭都已经盛好了摆在桌上了。

男生在东屋,女生在西屋,房梁上都挂上了马灯,所以屋子里都显着特别的亮堂,男女同学自然各自在东西吃饭了。炕真的还挺热乎,做时间长了还有些烫屁股呢。等我第一碗高粱米饭下肚才想起由书记没进屋啊,老姚陪我们吃的这顿饭。老姚告诉我,由书记直接去那两个户了,因为我知道,我们这个大队的第二生产队、第五生产队各有一户,都是我们一个学校的同学,由于由书记主管知识青年,当然应该去照顾一下那两个户了,都没再说什么。吃过饭之后,老姚亲自把我们送到了车老板子 的家。吃过了晚饭,天已经大黑了,碗筷就交给女同学收拾了。姚镇海领着我们把名男同学从他们家出来,具体要了多远根本就不知道,连东南西北都分出,根本就不知道那是哪,反正跟真走就是了,看着星星应该是往西走。也就是五六分钟的时间,我们被领进了用秫秸夹障子的大院子。

我们早已知道男同学都住在 家的东屋, 家人口轻,一个儿子刚满周岁,老妈已经六十多岁了,和 他们一起过。 他们这支着老李家在梁家粉坊是大户人家,亲兄弟六人,堂兄堂弟一共得超过十个,这在一个屯子绝对是大户人家。那些年农村的宗族特别的强,小门小户会受欺负的。 在兄弟六人当中排行第六,老嘎达。都在一个屯子住,三哥李建路是我们这个队的生产队长。今天去给闺女下奶去了,没在家,所以一直没见到。车老板 站在门口迎着我们呢,和 一起在门前迎我们的还有一个人,长得和 很像,比 胖了些,好像年长了许多,咋说也得超过四十岁了。在李健华门口有些喧宾夺主,非常热情的招呼着我们:“这么快就吃完了,外面太冷了,赶紧进屋吧。”姚震海赶紧走了几步拦在我们面前了,告诉我们眼前这位中年人是 的三哥,是我们的生产队长李建路。

实际我们都已经猜到了,赶紧伸过手去。看得出李建路是个非常开朗的人,大嗓门,性格豪爽,典型的东北汉子。我们几位知青跟随着李建路进了东屋,看到我们的行李都已经搬到了炕上了,都分配好了,南炕四个行李,北炕也是四个行李。虽然点着一盏微弱的煤油灯,已经拨到了最亮的程度。那年月没有电灯,虽然是昏暗的煤油灯,都知道在黑暗之中哪怕是最微弱的,也是最耀眼的。一位老太太正用一条新条扫打着我们行李上的灰尘。老太太干净利索,头发梳的整整齐齐,一根乱发都没有,脑后打着一个发髻用簪子别着,是那么的得体,已经六十多岁了腰板溜直,对襟蓝色的棉袄那叫干净,身上连个线头都看不见,用一尘不染形容一点也不过分。

别看李建路都四十多岁了,还是生产队长,可是在老太太面前还像个孩子似的:“妈,你要的学生娃我给你领回来了。”东北人常说:别拿豆包不当干粮,可不要小瞧这位老人家。当年土改时就是妇女队长,领着妇女闹土改分田地,是一位老党员了,常挂在嘴边上是,没有毛主席就没有新中国就没有我们的幸福生活,毛主席号召我们的事,就不能含糊。前几天老太太就听说知识青年插队,他们这个队有一户,就告诉当队长的儿子李建路,哪都不能安排,就安排在她们家,老太太说:“就住的这个屋子里”。自己要和儿子、媳妇挤一挤。李建路怕老太太年龄大,弟弟 的孩子小,影响老太太休息,老太太不干了,急了。“你要是敢不把学生娃给我领回来,我打断你的腿!”我们还在姚振海家吃饭的时候, 就把大车赶回了自家的院子,老太太就忙乎起来了。新铺的炕席扫了一遍又一遍,南北灶坑又加了火,摸摸南炕,又摸摸北炕,摸摸炕头,又摸摸炕梢。指挥者 夫妇把我们的行李都拿进屋来摆好,用东北话来说老太太牙着(当家),几个儿子、儿媳谁敢说个“不”字,没有敢不看老太太眼色行事。在整个梁家粉坊老太太说话都很有力度的,没人敢驳回老太太的面子。老太太看见我们都来了,心里特别的高兴,脸上像绽开了一朵花美的啥似的。帮助这个铺铺被,帮着那个抻抻褥子。这么小就离开家了,真的是难为你们了。孩子,今后大娘的家就是你们的家,有什么困难跟大娘说,千万不要客气。”看着我们这些还没立事的学生,老太太深深地叹了口气接着自己的话茬“农村不比城里,穷啊,还点煤油灯呢,啥时能像城里点上电灯就好了啊!”大娘的话说的我们心里酸酸的,看得出同学们的心情都很沉重。记得我们插队不到半个月的时间,刚刚打完场,男劳动力开始刨粪。你知道那时冬天有多冷,虽然说不至于像小说描写的那样,撒尿用棍扒拉,可是滴水成冰却是实实在在的。男同学是第一次参加生产队刨粪劳动,不得要领只能使笨劲,一镐下去一个白点,碰到实在硬的地方,刨得直冒火星着。大部分同学的手都打起了血泡,可是每一个叫苦的,仍然争抢着抢着争取多轮几镐。

因为早上户里刚开过表决心会。“一定好好接受贫下中农再教育,改造世界观,在这最艰苦的地方做出最好的成绩向毛主席汇报!”

比起男同学女同学幸运多了跟着生产队妇女主任姚月凤及生产队的妇女劳力,还有几个体格比较弱的男劳力都留在队部里扒苞米。三个女人一台戏这话一点不错,况且有 媳妇。 媳妇刚生完孩子半年,正是孩子的哺乳期。用当地的话说,生过孩子的老娘们什么都不在乎,最能来大膘,荤的素的全行。

共 11 42 字 页 转到页 【编者按】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知识青年上山下乡,为这一代人留下了深深的的伤痕,这种伤痕留在了身上、心上,成为了亘古存在永远不会死的活伤,是永远留存在骨缝里的西北风,直到哪天死了,腐烂了,那些风和活伤都不会消失。当年却被冠以“知识青年”,“文革”耽误了一代人,给当年的知青留下了不可磨灭的印记。一篇纪实回忆录,让我们重温那段历史。朴实的文笔,详实的叙述。感谢赐稿雅韵!倾情推荐共赏!问好作者!【:冰山雪峰】【江山部精品推荐01 021818】

1楼文友:201 - 21: 1: 1 特殊的年代,难忘的记忆!老鹰大哥你好厉害!这么长的文字,拜读了!祝老哥快乐! 留住已经逝去的峥嵘岁月,记住曾经绽放的万种风情。快乐休闲,感受友情,养心颐气,笑谈人生。

2楼文友:201 - 21: 8:19 一篇反映知青时代的大作,让我们更有幸重温那个时代的人文内涵。

楼文友:201 - 21:45: 2 一段特殊年代的生活片段,一丝难以忘怀的的历史回顾,叙说着那个年代的悲与喜、哀与乐。欢迎鹰哥驻足雅韵新家!拜赏鹰哥朴实优美的文字!问好!遥祝鹰哥雅韵写作愉快! 人品若山崇俊杰 情怀如水共清幽

4楼文友:201 - 22:06:45 特殊年代,特殊的人生经历。我生在农村,目睹知青们的艰苦生活,也听到老人们对知青的怜惜。我还身受知青老师的教育,是知青为农村教育提供了最好的师资力量,所以我感激知青们。很多知青把青春献给土地,沧桑了人生,蹉跎了岁月。向大哥致敬!祝大哥今后幸福快乐! 人生有涯,沧海一粟。做真实的自我。

5楼文友:201 - 08:59:21 祝贺鹰大哥开门红,荣获精品! 留住已经逝去的峥嵘岁月,记住曾经绽放的万种风情。快乐休闲,感受友情,养心颐气,笑谈人生。

回复5楼文友:201 - 1 : 2:00 回家感觉真好!一篇曾经走过的路的记述,感谢各位老师的评点!

6楼文友:201 - 09:5 :05 特殊年代留下了永恒的记忆,拜赏鹰哥佳作,祝贺获精品!遥祝鹰哥写作愉快!

7楼文友:201 - 1 : 7:19 欢迎鹰哥回家!欣赏鹰哥精彩的文字!恭贺鹰哥美文获精!问好鹰哥!祝快乐! 心怀坦荡,以诚交友友更亲,畅游文社,以笔抒情情更浓。

8楼文友:201 - 16:1 :01 拜赏鹰哥精彩文笔!恭贺鹰哥佳作荣获精品文章!祝福问好,遥祝鹰哥:安康幸福!蛇年吉祥!!!

9楼文友:201 - 20:57:44 难忘知青岁月!难忘人间真情!欣赏,祝福大哥荣获精品! 崇尚自然,任其自然,顺其自然,乐得自然。

宝宝积食了吃什么药好

孩子脸发黄是什么原因

七个月宝宝消化不好怎么调理

小孩眼屎多
糖尿病胃轻瘫腹胀怎么吃
孩子嗓子痒痒咳嗽怎么办
友情链接